欢迎光临nba即时比分-nbatv直播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nba即时比分-nbatv直播 > 获奖记录 >
广西人怎么会说这么多方言?
发表于:2020-06-25 07:21 分享至:

广西人会说两三种方言可不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,他们的语言天赋是天生的。

一、方言三分天下

广西语言大体上一分为三,南部通行粤方言(俗称白话),北部通行西南官话(桂柳话),西部为壮话(土话)。

广西东南部平原广阔,河网密布,农业发达,长期以来人口密集,该地通行粤方言。广西以粤方言使用人数最多,广义上人口有1500-2000万。桂柳话次之,分布于桂北,使用人口大约在1200-1500万。

▲广西三大方言大体分布图

壮语使用人口1000万,分布于桂西。桂西又有一个比较特殊的情况,西北部属壮语与西南官话混合区(桂柳话通行市镇,壮语通行市镇外的地区),西南部则属于壮语和粤语的混合区(粤语通行市镇,壮语通行市镇外的地区)。

广西强势方言还有平话、客家话(新民话)。平话分布于南宁至桂林的交通沿线,人口约500万;客家话散布在广西全境,人口约700万。

此外,广西还有另外两种少数汉语方言,湘语,分布在桂北靠近湖南的地区;闽语,零星分布在桂东南地区。

丰富多样的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,广西可称得上是国内罕见的语言宝库。

二、方言进化史

广西的汉语方言,只有粤语勾漏片算是本土形成的,其他几类方言均在不同时期从中原或广东地区传入。

先秦时期,广西是百越民族(壮族的祖先)的聚集地,通行百越之语。

1.本土粤语形成:

秦始皇统一岭南后,中原汉族人不断南下。公元前111年,汉朝平定南越国并将岭南的政治中心设在广信(现广西梧州),广信作为岭南中心的300年间,南下汉人与当地百越民族融合,形成了广信方言,也就是勾漏片粤语的直系后裔,勾漏粤语是广西形成最早的汉语方言。

除了勾漏片外,粤语在广西还有不同的派系,按照历史形成与口音归类,主要分邕浔片,广府片,和钦廉片。勾漏片是最古老的粤语,粤语起源地即为广西梧州。

2.平话的迁入:

宋朝期间,北方汉族继续南迁广西,他们带来的方言称为“平话”。据史载,当时壮族首领侬智高起义反抗宋朝,宋朝廷派狄青南下镇压并平定叛乱。

战后狄青部队们留守桂中平原,不再北归。狄青部队凭借着政治、军事优势,令平话开始成为广西的权威语言。

后来随着粤语和西南官话逐渐强势,在两个强势方言的影响下,桂南与桂北的平话已不能互通。桂南平话受粤语影响很大,有学者建议把其归类为粤语。典型的平话地区为宾阳县(全县通行)与横县(全县大部通行,但县城说粤语)。

3.西南官话迁入:

明朝平蜀征滇之后,大量士兵进入广西,他们带来了西南官话。桂柳地区长期以来是广西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军事中心,这令桂柳话在声望上一直保持优势,特别是在少数民族中根基深厚。

官话最强势的时候,桂中南地区的城镇均有官话的分布,但后来桂柳话地位受到粤语的挑战,粤语在桂南逐渐获得优势,桂柳话则退守桂北地区。

4.客家话迁入:

明末,客家人因战乱、经商或异地谋生从赣、粤、闽三省移居广西,清代后入桂客家人数更多。目前客家人在广西50多个县份有分布,其分布地区如此之大,与近几百年来的饥荒、土客械斗有关。

5.输入性粤语:

清初,大量粤籍商人西进,沿西江两岸城镇经商,他们给广西带来了粤语广府片和邕浔片。

邕浔、广府粤语与广东粤语差别较小。广府粤语主要分布在梧州市区和西江沿岸极个别城镇,邕浔粤语主要分布于西江多数城镇,如南宁、贵港、百色、崇左。

目前粤语的标准音—广州话,也就是大家经常能在电视、电影听到的粤语口音,就属于粤语广府片。

最早在梧州形成的广信方言(勾漏粤语)随人口迁徙演变,在珠三角形成了广府片。后来,粤商西进梧州,将梧州城的主流语言变为广府粤语,原本通行于城内的勾漏粤语则被排挤到郊区、农村。

▲位于两广交界地带的梧州市为粤语广府片方言岛,如图粉红色标注所示

粤商扎根梧州后,继续沿河西进,占据大量城镇,他们带去的广府粤语融合当地特色,形成了有别于广府片但又高度相似邕浔片。

▲广东商人沿西江西进示意图,最远能到达广西与云南、越南的边境地区。现在的西江沿岸仍然分布着大大小小的粤语城市和集镇。

三、有趣的方言岛

广西人之所以掌握众多方言,是因为广西境内分布了大量的方言岛,最典型、规模最大的方言岛要数南宁市区。南宁城区通行粤语,郊区通行平话,农村通行壮话。

在未建城前,南宁地区以土话为主。宋朝后,大批军事移民(狄青部队)令平话成为南宁的权威语言。

明清时期,桂林是广西政治中心,大批桂柳话官员被派遣至南宁从政,官话逐步上升为主流语言,平话则被官话排挤到郊区。这时期官话的通行带有政治移民的因素。

清末民初,粤商西进南宁,凭借经济优势和发达的经商头脑,粤商控制了南宁的经济命脉,其他不同方言的群体均需学习粤语,粤语逐步取代官话成为强势语言。

民国期间,又一大批广东人西迁广西,粤语在南宁确立了主导地位。在粤商经济移民的作用下,原本流行于南宁城的官话下场很惨,被粤语压缩到了一两条街,并最终于南宁消失。南宁变成白话的天下。

南宁城内的方言在历史上总共更替了三次,一个“岛中之岛”的多方言地带就此形成了。

▲南宁方言岛示意图

方言岛的成因主要归类为军事移民、政治移民,和经济移民。南宁属于方言岛的典型案例,平话的迁入与军事有关,官话的通行与政治有关,而粤语的强势则源于经济。

现在的南宁形成了壮话包围平话,平话又包围着粤语的“岛中之岛”型的方言岛。

方言岛造成的结果就是“岛民”们需要切换不同的语言与不同的群体交流。

普通话未普及前,说壮语、平话的人进城购物、办事需转化成白话。白话群体也会在日常生活中接触到平话、壮话。

对于壮族人来说,壮语是家庭语言,维系亲情;平话是交友、交际语言;曾经流行的官话是衙门语言;粤语则是工作、经商语言,缺一不可,各自行使着不同的社会职能。

如果你身边有南宁的朋友会说三种语言,请不要惊讶。

除南宁外,广西还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方言岛。

桂西为壮族聚居地,百色和崇左两座较大的桂西城市,虽然壮族人口占比超90%,但其市区及属下沿江县城均为粤语方言岛。与南宁一样,桂西南地区的城里通行粤语,城外则通行平话和壮语。

桂北也分布着大量的桂柳话方言岛,常见为城里通行桂柳话,城外则通行壮话或其他少数民族语言。

▲西南官话(绿色部分)在广西西北部并不是连片分布,而是形成了彼此隔离的方言岛

广西粤语内部也形成了不同的方言岛,梧州城内通行广府粤语(广州话),而城外以勾漏粤语为主。勾漏粤语与广府粤语差别很大,彼此很难互通,城外人进梧州城内需转化成广府口音。

客家方言岛则是“群岛型”分布。广西客家群体散布全境,相互不连成片,被周边强势方言隔离开形成类似群岛的方言岛。散布各地的客家人多数以村落的形式组成,很少会形成客家城镇。客家人进城需切换成当地的主流语言(桂北为西南官话、桂南为粤语)。

▲客家话(橙色部分)星罗棋布的分布在广西全境

四、消失的乡音

对地方来说,语言的多样性是一种的文化财富和文化名片,方言的传承体现了一个地方的历史底蕴和文化自信。

对个人来说,多学一门语言就多一门优势,广西人能掌握多种方言似乎是天生赐予的一种技能。常沉浸在多语言切换的环境下能让思维更活跃、逻辑更清晰。从小就掌握多方言是广西人不可多得的财富,对将来学习外语也有益。

然而方言在广西流失的速度令人担忧。普通话不断推进,方言空间被不断蚕食。

南宁粤语已奄奄一息。据公开数据,南宁年轻人会说方言的比例仅为13%,竟低于移民城市深圳。

一种掺杂着南宁粤语方言的普通话“南普”盛行。许多南宁人把普通话当成南宁方言和代表城市的文化符号,城里形成说普通话新潮、说白话老土的社会风气。实际上,南普并不是方言,只能算是普通话的一种变体。

20世纪,粤语曾为南宁市的强势方言。90年代以来,推普风暴席卷南宁,公共场合、公交报站、广播、电视娱乐节目的粤语均被取消或大范围限制。曾经强势的南宁白话在20年内快速沦为濒危语言。

近年来,市民保育白话的呼声越来越高,但近期被赋予众望的“南宁地铁粤语报站”最终搁浅。

▲南宁政府曾打算学习广州深圳地铁使用粤语报站

▲后来,粤语报站不了了之

与其他地区“引导式推普”不同,南宁推普带有强制的行政介入。南宁的推普进度,以及本土方言流失的速度,在全国绝无仅有。

为什么推普对粤语冲击是最大的?

很大程度是因为粤语主要分布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和集镇。广西14个地市,除桂、柳、来、河(四城均通行官话),其余10个地市市区均通行粤语。政府部门推普一声令下,首当其冲就是占据多数城市的白话群体。

分布于郊区和农村地区的平话、客家、壮语方言由于“山高皇帝远”,受到的波及没粤语这么大。

但也不代表这些方言的使用现状很乐观。实际上,普通话没有普及前,客家话,平话,和壮话长期受到两个强势方言(粤语、西南官话)的挤压,现在......又多了一个普通话。

只有西南官话(桂柳话)受推普影响较小,很大程度是因为桂柳话本身属于官话,与普通话较为接近,操桂柳话的人不需要经过系统性学习就可以很好的掌握普通话。推普机一来,桂柳地区侧侧身就可以躲过去了。

目前,柳州、桂林两地的主流语言依旧为当地话,与重庆、成都这两座西南官话城市一样。

▲南宁年轻人方言熟悉程度低于移民城市深圳,而省内的桂林熟悉程度极高

然而对于与普通话相差极大的方言来说,乡音的流失速度是惊人的。

南宁的极端案例给其他城市许多启示,特别是同属于粤语区的广州。

广州权威媒体“羊城晚报”在2010年的评论文章《推普的“南宁现象”》,抨击南宁本地语言的流失:

南宁现象的第一个启迪:一个失去方言的城市是可悲的,历史要随之断裂,文化要随之流失,城市形象也要失去个性和光彩。

现在许多南宁人羡慕梧州人和柳州人,羡慕每一个能说方言母语的城市。他们特别羡慕广州人,不但因为我们的媒体和民间能坚守粤语,还因为我们文化自信爆棚的底气。这是南宁现象的第二个启迪:别拿方言不当回事。方言像物质一样只会转换不会消灭,我们与其说一口“臭青”新方言,何不保守祖宗留下的语言呢!

第三个启迪:普通话光凭优越的社会功能不足以取代方言,它必须放下身段与方言竞争并取得优势,这样的普通话才会让全体中国人乐于使用。

▲互联网上有大量关于南宁方言失传的话题

方言在普通话普及、经济发展、人口迁徙的过程中被边缘化、被替代。

南宁或许会成为中国南方第一座把普通话当成自家方言的城市。

广西人多方言无缝切换的天生技能在推普机下还能保持多久?

如何在保护地方文化的同时有效的“推普”?

笔者只希望将来不会出现少小离家老大回,自己乡音未改,而家乡方言却已经变了。

作者/编辑/排版:Thomas (唐)

懂球号作者:环球情报员

不代表观点